青萍野下

靠我决定在这条下面记录1下👇:

我已经很久没有梦到昨天那么好的梦了

置顶了,置顶到冬老师出本或不出本那天

清冷月光 (写给咖喱太太《斯德哥尔摩情人》的短评)

祝贺太太完结一篇,也希望能与咖喱太太在下一个美好的故事相遇❤。


***

有生之年,狭路相逢,终不能幸免。



这段话是在完结前打出的,当时说,如果Be就发出来,因为我看不到他俩之间还有任何回转的可能了。


到此,从赵云澜来说,他怎么可能再放下一切真正地与沈巍生活在一起,他骨子里有最深的正义,有底线,哪怕他可以为了沈巍一次次纵容,却也无法走出自己心里的隔障。像从前一样,像一切从未发生过一样,他做不到的。


而沈巍,他似乎注定是个悲剧的角色。


这篇文最吸引我的就是沈巍的转变。他曾经偏执到要把赵云澜死死禁锢在怀里,哪怕不能全心全意地拥有,也要在一起——这是一种多么绝望的喜欢,像隔着距离遥遥一望。


而他命运最后的玩笑,那个转折就是赵云澜的失忆,他的温柔,他无所保留的爱意就像一道光劈开了沈巍的人生,从此一分为二。


曾经那么固执一个人,在尝过真正情爱的滋味后也无力再回到从前。


我觉得沈巍的悲剧性似乎是必然的,因为他所纠结的都有了回应,他来此一世,已然成为了抱憾的圆满。


他为了一个失约,守了那么多年,后来以朋友的身份来到赵云澜身边,像无处可泼的绝望,每日夜湿泞泞地缠着他,而后和赵云澜如普通情侣般生活在一起的时光,像上帝打了个盹,于是凡人得以偷生。


“他一生不被神灵眷顾,他该知道的。”


但是赵云澜带给了他完整的体验,爱与被爱,救赎,让他得以从过去的毁疚中走出,让他明白,爱一个人,终究是要放手的,这已经是大爱。


于是他任由赵云澜走了,温柔地奉上房门的钥匙,做好了再也不见的准备。

他努力了那么久,付出了这么多,一切似乎都在他那声“再见”说出口时就盖棺定论了。


我不辞千里而来,不过是为那声再见。应了旧时的约,从此无惧亦无悔。



手中忽然长出纠缠的曲线。


他和赵云澜是注定要重逢的,经历这么多,像命定一样走上他们预定的人生轨道,或彼此纠绕,或分开两端,这篇文里呈现出的给我感觉不是纯粹的爱,它太复杂了,揉拧了所有的情感,就像是你从出世起就要遇见那么一个人,他将使你的人生圆满,不管是爱是恨,是苦是痛,还有那埋在深处的丝丝清甜,这是注定的交缠,哪怕故事的结局不能圆满,也是无法避免的。


“我一生求仁得仁,你也没掉过眼泪,别为了我哭。”


沈巍曾经心爱的匕首在他面前断掉,他隔着烟火为成全赵云澜也为成全自己去死,而他所有的温柔,他来世爱过的证据,都将在第二天太阳升起时,在赵云澜身上得以延续。


最后感谢太太奉献了这么好的故事,我本来是真的不看be的,但是有些故事以结局去评定又太肤浅,这仅仅是一个故事,有复杂的过程,讲述了两个人彼此靠近又不得善终的一生。这宿命般的人生。


在这篇文里我获得了太多唏嘘刺痛的情感,沈巍小心翼翼的爱,他半夜倾听赵云澜心跳的不安,赵云澜无处安放的情爱......这些都被作者以清冷又平稳的笔调写到了极致,一个故事娓娓道来。


散场之后,无限余韵。
感谢❤













我的世界本该是灰的,但与他的相处又让我看到了浅淡的粉,落日安稳的明黄,夏日炽烈的光透射在绿荫上沙沙作响,月光照在墙壁上的清白……至此,我连这大雪纷飞的猩红都不怕了。


------------------------------

后来赵云澜睡去,他回到很多年前,他和沈巍仍坐在那棵树下,斑驳的阳光透下来,洒在沈巍身上,让他看起来几乎成了透明的。


“我们谈恋爱吧,好不好。”



可再生在某梦幻年代。




看的时候正在听达明一派的禁色,听到愿某地方/不需将爱伤害/抹杀内心色彩又看到他们又回到童年我眼泪真的唰一下落下来虽说早就预料到走向可还是很虐啊太太能不能写点甜的来补救一下哭哭呜

许多人中途离场,许多羊到达黄昏的牧场。

9命啊,上午才脑了两节课这种羞涩如初恋的你蝙晚上就让我看到了这个(无声JL画面7秒),踌躇不前蝙真的很好吃啊,你们想一下暗恋不敢确定超心思前就是那种小心翼翼地关心呀盯着看呀最好还有为了维持颜面的狡辩啊(我今天上午记的梗就是这个:

阿福:你对肯特少爷真是×××
我没有,我只是……
阿福:你又××了肯特少爷
我没有,就是一些××上的问题
阿福:你昨晚在梦里喊了肯特少爷的名字。
老爷:我没有!
然后空气蜜汁尴尬
“你以前都不会这么急着纠正我一些莫须有的事。”
“因为这真的很疯狂。”
“疯狂,哦,我可不这么认为,也许超人请蝙蝠侠当伴郎的那天才会是你真正抓狂的时候。”)

然后你蝙暗恋时各种青涩各种小心翼翼在一起以后又恢复了霸总和掌控狂的角色【跪

【本亨】情人

情人

Your finger tips across my skin.

The palm trees swaying in the wind.

播放器里突然滚动出这首歌,温柔的女声轻轻唱着。

你的指尖划过我的肌肤,棕榈树在风中起舞……

Henry在副歌响起时兀地掐断了音响,整个房间顿时一片寂静,床上有两个枕头,其中一个已经很久没有人用过了,他把它捞来在怀里抱了一会儿,在上面嗅了嗅。

没有Ben的味道。

窗外的风涌进来,吹的帘布轻轻荡着,没多久一束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里射了进来,洋洋洒洒地落在Henry脸上,他镀金似的睫毛闪着,Henry一下从床上跃了起来,赤脚踩在地板上进了洗漱室。

Goodbye,my almost lover.

我试着不去想你。

Ben像以往一样晨起遛狗,他在出门前抓了一顶黑色毛线帽盖在头上,出门后又把卫衣上的帽子扣了下来。

他猜自己的状态一定很不好。

这是他们分手的第五天。

Ben和Henry都是在好莱坞追梦的人,Ben幸运一点,参演过几部大片,只是戏份不重,而Henry一直在错失合适的角色……半年前,一部小成本动作片将他俩连在了一起。他和Henry饰演了两个从普通人变成街头英雄的男人,这两个主角曾经敌对,试图打败甚至杀死彼此,最终却因共同的信仰而携手守护这个城市。

Ben后来看了几篇影评,不少人都说影片中两位主角间惺惺相惜的关系是那么迷人, 甚至像隐而不露的爱恋。

他笑笑,因为影片外的他和Henry确实发生了其他关系。

他记不得那一天是怎么到来的,先是第一天见面被对方真挚的眼神漂亮的脸颊打动,后来是宣传时堪比调情的互相打趣,直到情迷意乱中的擦枪走火……Ben不得不承认,他和Henry在一起的每一秒都很愉快。他曾经也谈过几个女朋友,但是他对她们的保护欲和占有欲甚至都不及对Henry这个体格强壮的男人,Ben很喜欢从后面搂着他,或者是将Henry抱在自己腿上坐着……他用怀抱禁锢他,片场的其他演员打趣他俩就像一只豹子迷恋上一只兔子。蓝眼睛的兔子。Ben想起床上被他折腾的眼神湿润朦胧的Henry,突然笑了,那样的Henry还真有点像一只兔宝宝。他吻上他不是三瓣的唇。

他们先是在自己的公寓里约会, Henry记得有天傍晚Ben突然敲响了他的房门,他打开门,Ben压低了声音对他说“Happy Valentine's Day”,一个微笑绽放在唇边。夕阳将人影拉的很长,一束玫瑰朝地点着,他将Ben拉进屋内,关上门急切地吻过去……后来他们偶尔也会上街,中间总保有点距离,肩膀撞在一起就偏头朝对方笑笑。在人少的地方,像所有热恋的情侣般他们牵手走在路边,风吹动行道树的叶子沙沙作响,满天繁星映照天幕……

但是快乐的日子总是很短暂,Henry记不清变故是怎么发生的,就像被打断的梦境,只有几个记忆碎片依稀存留脑海,再炙热的恋情也会有尽头,就算那焰火永不熄灭,也会被暴雨狂风打的扑闪……开始有知名导演邀请Ben参演,而几个重要角色也落在了Henry头上,他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对媒体舆论视而不见。

感情似乎不是人的生活中必须的,而脚下这条道路他们一旦选择就要坚持走下去。

恋人慢慢变成了情人,曾经的相濡以沫只剩下午夜疯狂的性//爱,Ben再也不会在太阳落山时来找他为他准备一顿晚餐,他打开房门只能看见他眼里厚重的欲望。仿佛只有这个,而这些其他人也能给他。

他们都假装自己有了女朋友,Ben曾因为这个去找过Henry,他在窗沿上肏他,好似完全不怕被路过的人看见,之后的每一场性//事似乎都不愉快,Ben假装没发觉Henry的欲言又止,而Henry也从未将它们宣之于口。

争吵,醉酒,粗鲁的占有……这些画面电影似的从Henry脑海里划过,他的身体微微动了动,很快被从背后揽来的那只手圈的更紧。

窗外的风突然涌进来,窗帘在地上轻轻扫着,一束阳光从缝隙射进来,照在Henry湿润的眼角和Ben乱糟糟的头发上。感受到Ben的手在身后不老实地摸了一把,Henry将他的手打掉,然后攥进自己手心。

“我做了一个梦。”

Ben发出疑问的声调,接着是一个吻落在脖颈,Henry看着窗外隐约的景象,他不知道自己这么难过是不是因为这个梦太真实了。甚至有一部分就是真的。

Ben又在他的肩窝处拱了拱,头发和胡渣说不清是哪个弄的他更痒,过了会儿,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别想了”,Ben的声音轻轻地,Henry愣了愣,随即露出一个微笑。

他翻过身去,压在Ben的上面,细细地看了看他的爱人,Ben的手顺着脊背一路向下,Henry低下头吻着他的眉心眼角,最后将这个吻停在那笑着的唇上。

两个月前还是冬天,Henry不知为何到了那座桥下,湖面的冰块有了裂痕,这是初融的迹象。

一群乌鸦从身后的枝上飞起,然后是细碎的脚步声,Henry受惊般地回头去看,出乎意料的是来人是Ben。看见他转过头来,Ben停住了脚步,他从口袋里抽出手朝Henry挥了挥。

他们在树丛前的长凳上坐了很久,直到Ben决定离开,他站起身,朝Henry伸出手,他嘴唇微动,欲言又止,眼里闪烁着不确定却充满希冀的光芒。

Henry犹疑了一会儿,还是将自己的手交给了他。

他想若是这个冬天牵住他的手,以后的日子会不会好过一些。

END

——————————————————

lof客户端不能调间距,这令我感到尴尬

三刷完后一点碎碎念

开始只觉得用史蒂夫来比喻他和超人很奇怪再次看完后突然全理解了老爷的意思明明是史蒂夫死了一个世纪你才从封闭中走出,克拉克才死了多久你就要我move on?史蒂夫和克拉克的类比关系很明显了。。。
而面对阿福的质疑执意要复活超的老爷简直就非常……蝙蝠式固执了。
特别逗是后来老爷喘着气跑来看复活的超那里他是紧张地怔了两怔才开口叫克拉克,一副“老婆你还记得我吗你还记得我吧”的样子……
最后实在忍不住说,大超说“I know you”的时候也是两人第一次相见时身侧的心形气球太抢镜了Orz我不禁想起隔壁午夜菠萝放气球表思念爱意那里……真有点相像那气球23333

哦,还有,“他差点杀了你”,“没关系,他回来就好”这对话最佳了。

。。。

真的是写不出别的了 有人想看肉嘛

_(:з」∠)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