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备止痛药

药洒了

我在读顺源赖光名字之前就光速与鬼切×源赖光这对cp陷入恋爱,奶一口,希望以后这对cp能有出路

【巍澜】处处吻(锁骨车车开起来!附小番外)

(bygg的锁骨让我觉得不搞一下简直就是浪费资源,废话不多说直接走密道)

作者的身体说不要啊(AO3)

白宇的锁骨说要 (石墨)

石墨的提醒文件违规不能复制链接了,大家可能只有去ao3了

【巍澜】好小猫 (开车近7000字完结,作者那啥尽人亡)

梗概:一个赵云澜撩天撩地最后被沈教授gan了个爽的故事)



好小猫


不知道是不是主子跟着宠物混久了,有时候沈巍看着赵云澜,觉得他像一只猫。

赵处长威风凛凛,在外杀敌四方,怎么看怎么都该是一个英勇无畏的人,可他在沈巍面前,愣是黏黏腻腻的,有时候他趴伏在桌上叼着棒棒糖看着你,眼睛亮亮的,仿佛后面还有根粗大的猫尾巴讨好似地晃来晃去。

沈教授不堪其扰,只能在心底幽幽地叹口气,扶扶眼镜,端正了脸色。

好小猫就是这样,当他迈着步子凑近你,你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想讨好你呢,还纯粹是无意间的路过。数千年前,他还没有姓名,不过是懵懂天地初开间从虚无中诞生的一抹鬼魂,可这抹鬼魂愣是将一个青山黛影刻在了心里,他游走四方为昆仑君集齐魂火的那些年,雨落在脸上是冷的,风来是寒的,严寒霜冻,悄怆幽邃,他小心翼翼地拢紧心口上那点火,唯此是暖的。

数万年前昆仑君在他额上那蜻蜓点水的一吻,让他第一次知道了这个混沌星球还是有温度的,好像那人将世上所有的流水与桃花都捧到了他面前。

他便是靠此在世间“不生不灭不成神”地等了千年。


沈巍以为载载轮回早已净了他的根基,情绪化作了潭底那块最坚硬的磐石,却不料只需赵云澜的一个举动,便可将他的心搅乱成一汪涟漪荡漾的春水。

那赵云澜活到这一世已然成了个人精,以前没少鬼混过,对什么人对他有什么感情是心知肚明,唯这沈教授让他摸不到头脑,一方面在夜里小心翼翼地偷看他,一方面对他的靠近又百般疏离,赵处长思来想后,觉得关靠送书来打动人心还不够,他相信两个人触碰彼此时擦出的火花假不了。

于是撩前撩后就成了常态。他在沈巍面前将随身携带的棒棒糖从嘴里抽出,嘴唇莹亮亮的,好似丰盈的果冻,有时是赤脚坐在凳子上看着他,眼里三分笑意七分挑逗,情.欲在空气中发酵。赵云澜在病痛中会对沈巍表现出格外的依赖,在外的他是特调处全员的肩膀,是让人相信天塌下来也有他扛着的那个人,在屋檐下他不过是一团软乎乎的小猫,趁机吃豆腐地依偎在沈巍怀里,脸上带着坏笑下一秒又因疼痛皱起双眉,低低地一出声,都好似小猫拉长了音调在喵呜,虽不是甜腻的,也叫人惊忧这么勾人叫别人听去了怎么是好。

他沈巍就是这只赵猫猫的饲养人。处里面有了什么事往往下一秒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沈巍手机上,赵处出去人五人六地喝了酒也是在半醉半醒间将手机递到别人面前指使着“打这个电话。”

沈巍将赵云澜扶进了巷子里,下一秒他们就到了房子里。

沈巍端详着赵云澜那张醉意浓浓的脸,轻轻拂开了他额前散落的一丝碎发,指腹又摸索到赵云澜下巴上的刺,几近怜惜地在上面摩挲了一阵,赵云澜感受到他的动作,一把抓下沈巍在他脸上的手,整个人直接倒向了他,埋在他肩上含糊不清地说,“你说你这么玲珑剔透的一个人,怎么就是不开窍。”

醉鬼虽然醉了,可话说的还是在理的,沈巍哼笑一声忍不住逗他,也在他耳边吐着热气说:“你说你要我怎么开窍?”

尾音微微上翘,一半是疑问一半是引.诱,赵云澜听了他这话突然没了声,久到沈巍还以为他睡了,想把他扶起来,却不料那醉猫突然极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放在了自己的腰上,嘟囔着,“你抱抱我呀。”


AO3

石墨

(翻车自尽)



我想知道lofter这限流是怎么回事。。。还有这最新最热,是不是对一些写手不太友好

【蝙超】超人今天不开心(小甜饼完结)

——超人不开心怎么办?
——一个抱抱,一束玫瑰花,或者是一枚戒指......但这些都只能是我给他。(蝙蝠侠邪魅一笑)

———————————————————

我觉得不开心。

超人说。

他在心底小声说道。

这个念头自他起床起就萦绕着他,这么说或许有点奇怪——放在普通人身上你大可置疑其中的矫情成份,但这可是超人!那个无时无刻不灿烂明媚着的外星来客。

当他刷牙时低头看着水池里的泡沫突然就感受到了无限的低落,这份愁思来的毫无道理,他用水冲掉口中的白沫,强迫自己对着镜子做出一个露齿的微笑,可是这个微笑甚至都没能成功地支撑到他洗完脸。

他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甚至有点愁苦的自己,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克拉克实在没忍住飞着去了星球日报,他实在不愿在一个低落的早晨挤周一的地铁,而他的单车——对,就是他的单车,在一周前报废了。

你懂的,突如起来的救死扶伤总得有点损失,他甚至都不确定是否该把这写上战损报告,而丝毫不出人预料的是蝙蝠侠早就知道了这场悲剧。

“我想你应该更熟悉和原来同一款式的,但是很不幸......”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瞟了一眼克拉克,超人正盯着他在发愣,似乎还没理解过来 他在说什么。布鲁斯不得不借用蝙蝠侠的嗓子低声咳了两声,“我想找到一款同样的单车还要等上两天,你知道的,我最近也有些公司上的事要忙,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说到这,他又飞快地瞟了一眼克拉克,超人换上了他一贯的温和又似有无限包容的笑容,这支持着他把话说下去,“如果你不介意,我可以每天早上送你去上班。”

他等了等,又补充道,“我想我的车库里还有一辆福特。”

克拉克似乎是难为情地盯着他看了几秒,气氛陷入了一片谁都不愿看到的尴尬,布鲁斯怀疑再等久一点拐角处就会出现探头探脑假装路过的巴里,但克拉克很快地用一句话拒绝了他。

“可是我会飞布鲁斯!”

这可真是无法反驳的一点,随后未等到布鲁斯指出其中可能存在的暴露的危险,克拉克马上又补充到,“或许我也是时候熟悉一下大都市的地下交通了......”

他转身离去,布鲁斯看见他艳红的披风随着步伐小幅度地摆动,擦过他的脚踝。

——但是让超人感到难过的当然不会是这辆单车!

在他从云层中穿过时,他用了一点儿时间回忆了近期的几场战斗,并很快地确定了它们都和魔法没有丝毫关系,当他垂头丧气地挤进电梯时,彻底排除了自己的丧气是由魔法造成的可能。

曾经有人说过超人不开心的时候整个城市的天气都不会好。*  事实证明这次有人错了,窗外万里无云。克拉克直到坐上座位才意识到这点,哪怕是充沛的阳光也未能让他感觉好一点。路易斯走过来,高跟鞋在地上哒哒作响,她将手里的文件夹拍在他背上,另一只手将一杯热茶放在了他桌上,她用鞋尖踢踢他,在他耳边轻声说:“你今天看起来可不怎么对劲,小镇男孩......让我猜猜,不会是昨晚的告白失败了吧?”

克拉克看了路易斯一眼,将冲到舌尖的“我没有喜欢的人”艰难地吞咽了下去,他的脑中闪现出那人永远漆黑挺拔的背影。他不确定喜欢上一个永无可能的人算不算有喜欢的人。

除去碰上什么特殊新闻,或是被主编派去采访一个难搞的人,例如布鲁斯(不过他可以是最难采访的那人也能是最配合的,全看他心情),其他时间里他的工作大多是平淡无奇的,无非报道一场场相似的体育竞赛,或是某某球员近况。而幸运的是,今天另一份工作也没让他吃太多苦头,整个上午,仅仅是救了一只猫咪。

关于那只猫,克拉克想到这里终于笑了起来,这其实是一场糟糕的恶作剧,顽劣的男童抢了一个女孩怀抱着的猫,并将它抱上了树枝,幼猫在树上咪咪地叫着,小女孩在下面急的红了双眼......这就是超人赶到时看到的景象。

而满脸雀斑的小男孩看见他却激动地大叫了起来:“我说过没有?我就说超人一定会来的!超人最喜欢的就是猫了......”他的后半句话没能说完,因为超人已经站到了他面前,一个强壮的,没在笑的,看起来还不怎么高兴的超人。

克拉克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对小孩子似乎永远没有办法,这时他又情不自禁地想到了蝙蝠侠,他想若是蝙蝠侠在......似乎也没什么用,充其量把面前的小孩吓哭,可他不想听到小孩哭。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试图用缓和的语气跟他说这是不对的,而还未等他开口,面前的小男孩猝不及防地冲他鞠了个躬。

“对不起!我知道这是不对的,我下次一定不会再欺负别人,求你不要打我......”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已经颤抖了起来,脸色比开始要哭的小女孩的还红。克拉克耸耸肩,“我再也不希望下次还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他正要跺脚上天,披风的一角却被小女孩紧紧地抓住了,他低头朝她露出一个温柔的笑,猫咪也抬起头对他拖长了声音喵了一声。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觉得...我觉得我应该送你一朵花。”

超人继续看着她,小女孩栗色的短发在阳光下看起来就像巧克力匀浆,小女孩急急忙忙地表述着,“可是我手里没有花......路边也没有......”她听起来是那么焦急,连克拉克都不免跟着她想到为什么附近连一朵花都看不到呢,还是他应该飞去最近的花店买一朵给她?

小女孩支吾着看起来又想了很久,这时猫咪轻巧地从她怀里跃到了地上,她抬手将自己头顶一个已经歪了的蝴蝶结取了下来,圆圆的眼睛看着超人糯糯地说道:“你会接受我的蝴蝶结吗?”

克拉克看着她手心里的蝴蝶结,在心里犹豫了两秒钟后还是点了点头,这也是超人和蝙蝠侠不同的地方,超人很难拒绝别人的一点小心意,而蝙蝠侠只会冷冷地留下一句“蝙蝠侠不需要礼物”然后转身离开。

“我能帮你戴上它吗?”

小女孩继续脆生生地请求道,这次克拉克愣了两秒钟,但小孩却拖长了声音,“pleeease,我做梦都想帮超人戴上蝴蝶结!”

好吧,克拉克妥协了,超人屈服了。他蹲下身去,任由小女孩将蝴蝶结扎在他的头发上,小女孩戴好以后退后两步看了看,又伸出手给他调整了一下。

周围已经有不少人举起了闪光灯,人们压抑着的欢笑声围绕着他,这虽是毫无恶意的,克拉克的脸还是禁不住红了两红,他猜测明日的大都会日报上又会出现他的身颖。这时一声尖锐的汽笛声突然闯入了他的耳膜。

克拉克回过头去,司机那边的车窗被摇下来,车里探出一个头来。

那正是他此刻最不愿看见的那人。

克拉克心里的小人呜呜地悲鸣起来,他想用双手遮住自己的脸,但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甚至离立马飞走都做不到。

“那不是超人吗,”布鲁斯带有浓烈玩味意味的声音传来,“他这样更像个天使了。”

人们又因他的话发出一阵阵欢笑,同时叽叽喳喳地议论哥谭王子今日来大都会做什么。

克拉克终于夺回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权,他跺跺脚,等人们反应过来后就只能看见天边一道被拉长的云了。

克拉克在半个小时后见到了布鲁斯。布鲁斯熟练地踏进工作区,一边吹了声口哨一边挥挥手示意他的下属继续工作。克拉克的眼角余光瞥见一双干净的皮鞋走到了自己身旁,果然不一会儿后布鲁斯就屈起关节在他桌上敲了敲,“来我办公室一趟。”

星球日报的其他员工对他们一前一后进入小隔间已经屡见不鲜了,毕竟克拉克是布鲁斯钦点的专访人员,而咖啡间的路易斯则好奇蝙蝠侠与超人怎么总有那么多话要说,难道平时一起工作时还说不够吗?

而事实证明,蝙蝠侠与超人果然没什么好说的,他表明自己开一两个小时车来仅仅是为了口头上告诉克拉克一声希望他中午能去瞭望塔开个会。

如果可以的话,时间也不早了,或许我们能一起吃个饭啥的,食堂也可以,噢,对了,你今天的蝴蝶结真好看。

克拉克无奈地抬头看了布鲁斯一眼,“如果你喜欢的话就送你好了。”他一边脑补蝙蝠侠尖尖的耳朵上别着一个黄色的蝴蝶结的样子,一边在自己笑出声来之前掩上了办公室的门。剩下布鲁斯倚靠在办公桌上透过门上模糊的玻璃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走远的身影,带着玩世不恭的公子哥的笑容。

而克拉克觉得很不公平,为什么自己狼狈的时候总是被蝙蝠侠看到呢,他也没有总撞破夜巡回来的布鲁斯躲在蝙蝠洞里吃汉堡啊!

“你今天看起来不对劲。”布鲁斯又在走廊上拦住了他并做了今日份的超人状态分析,“我假设你的低落并不是因为单车,或是蝴蝶结?”

克拉克抬头看了布鲁斯一眼,他还是那么没精打采,“你说对了。”过了两秒钟他又补充说道,“我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我只是觉得有点累.....这在以往是从未有过的。”

“这很正常。”布鲁斯安慰他,但是安全起见,他还是带超人做了一个全身检查来确定没有什么他们还未知的氪星伤害。

“所以你看......真的就是这么莫名其妙,我也感受到了你们的低潮。”克拉克耸耸肩,无奈地冲布鲁斯说道。而布鲁斯堪称温柔地看着他笑了笑。

“或许你需要一个抱抱!卡尔!”

闪电侠的突然出现将他俩都吓了一跳,“抱抱!”他高声喊道,无视了蝙蝠向他投去的锐利眼神。巴里一边无辜地偷看隔着面罩也显示出阴沉的布鲁斯的脸,一边小心翼翼地对超人说道:“当我心情不好时......当我曾经心情不好时,一个抱抱能让我稍微好受点,嘿!女神!你是否愿意给我们的主席一个抱抱?”

他率先给了超人一个好兄弟间的拥抱,同时招呼来了路过的戴安娜,而布鲁斯一直静静地站在一旁,观测着他手中的汉堡是否会直接蹭到克拉克的制服上。

戴安娜拥抱了克拉克。

“我希望你能感受好一点,卡尔。”

“当然。”克拉克笑着应了她。

然后气氛貌似又变得尴尬了起来,蝙蝠侠偶尔就像一个自动降压器,什么都不需要做,他只需往那一站,整片气压就会立刻低下来。

此时所有人的眼睛都聚焦在他身上,戴安娜张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布鲁斯想,他走上前去,揽住了克拉克。

拥抱有没有让超人开心起来我们不得而知,而这个抱抱让蝙蝠侠的心情雀跃了许久倒是真的。他或许早就知道这副钢铁之躯其实很是柔软,他那么暖,当他拥抱他时仿佛有一团温热的火直接从克拉克身上烧到了布鲁斯心脏里,让他的五脏六腑都洋溢出一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他略紧地揪着克拉克身两侧的披风,指尖微微发抖。

......

可惜平静的时光未能延续到这一天结束,下午四点时,又双叒叕有一波外星敌人袭击了地球。在超级英雄的生活里,总会有各式反派以各种姿势走个过场。当星球日报楼顶上的标志被打碎一半时,整栋楼的员工都井然有序地逃离到了安全地带。超人在天空中一拳击毁了一架外星飞船,谁知此时他身后的另一架却突然爆炸了,一个影子蹿到他身边捞走了他。

“我没想到你会来.......”超人拍了拍自己胳膊上的尘灰,小声地说,“我以为自己能搞定的。”

“我知道。”蝙蝠侠冷酷无情地截住了他的话头。

俩人默契地解决掉剩下的残兵败将,布鲁斯又联系了相关人员来打扫战场。克拉克则飞到楼顶用热视线将星球日报的标志又焊接在一块。

当他完工时,布鲁斯正站在他身后,他与布鲁斯隔着风对望了一会儿,然后他开口说:“我有点饿了。”

“我也是。”

五分钟后,蝙蝠侠和超人坐在楼顶,一人捧着一个热腾腾的汉堡。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场酣畅的战斗,克拉克感到自己的心情正在好转,他含着汉堡里的肉含糊不清地说:“再吃你会胖的。”

“然后你会塞不进你的制服。”

布鲁斯偏过头,狐疑地盯着克拉克看了一会儿。今天的克拉克给他的感觉就像有了心事的小孩在自言自语。

“为什么我们不先把这套制服换下来?”克拉克接着说道。

布鲁斯怔了怔,然后扭回头去看落日沉于夕阳,他在风里笑起来,沙哑的嗓音说:“我不知道。”

他们脚下是繁忙的街道,车辆和人群熙熙攘攘,没人知道他们会归向何处,像天边的鸟飞朝着一个方向,人人都向着他们已定的路线行进着,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巨大的网,苍穹罩下来。

“没关系,到时候我可以再缝制一套新的。”

布鲁斯说。

超人偏头来看他,他突然笑了,含着食物的两颊鼓鼓的,这让他看起来就像什么可爱的小动物。

绚丽的彩霞渐渐淡去,一片紫蓝普满整个天空,他们不知静静地在屋顶坐了多久,俩人都沉默无语着。这样的时刻不知在他们的人生中发生了多少,最后他们分手,超人鲜红的披风扬在身一侧,他朝布鲁斯挥挥手,脸上是那种布鲁斯不愿瞧见的欲言又止让他忍不住去深究这个氪星人此时到底在想什么的笑容。或许人们都以为此夜过去明天到来时一切都还和以前一样,但其实不然。

星球日报办公间里一张普通的桌子上洒满了夕阳,一束玫瑰躺在那里,鲜艳欲滴,布鲁斯希望它们能挺久一点,至少到明天克拉克看见它们时还开的正好。

而到了明天克拉克会发现玫瑰里夹着一张卡片,其上的字迹他再熟悉不过,那上面写着:听说超人不开心的时候一束玫瑰会有用。

落款爱你的布鲁斯。

END

*这句话应该好像是一篇同人里看到的。

————————————————————

我终于战胜了自己的懒惰!
这篇文是差不多两个月前心情低落每晚摸几百字写完的,结果因为一直不想看拖到今日才改完。。。

许多人中途离场,许多羊到达黄昏的牧场。

【蝙超】侍孕 (ABO隐晦提及)

对,是我,又凑表脸地打tag发旧文了(不要嫌弃),真的是很温馨的一篇啊,大家一起来品品∠( ᐛ 」∠)_


因为脑的形象是本亨,打tag了,不要介意

【本亨】如蛊

PWP,旧文新发,送给两年前银幕上初遇的他和他。
(文应该是去年JL北京宣传之后写的,当时因为忘了什么原因没发,大家随便看啦。)


END

9命啊,上午才脑了两节课这种羞涩如初恋的你蝙晚上就让我看到了这个(无声JL画面7秒),踌躇不前蝙真的很好吃啊,你们想一下暗恋不敢确定超心思前就是那种小心翼翼地关心呀盯着看呀最好还有为了维持颜面的狡辩啊(我今天上午记的梗就是这个:

阿福:你对肯特少爷真是×××
我没有,我只是……
阿福:你又××了肯特少爷
我没有,就是一些××上的问题
阿福:你昨晚在梦里喊了肯特少爷的名字。
老爷:我没有!
然后空气蜜汁尴尬
“你以前都不会这么急着纠正我一些莫须有的事。”
“因为这真的很疯狂。”
“疯狂,哦,我可不这么认为,也许超人请蝙蝠侠当伴郎的那天才会是你真正抓狂的时候。”)

然后你蝙暗恋时各种青涩各种小心翼翼在一起以后又恢复了霸总和掌控狂的角色【跪